蜂蛹

如果你没见过蜂蛹长什么样子,参考蝇蛆。区别在于,蝇蛆吃屎,蜂蛹吃蜜。不得不感叹大自然造物的神奇,它赐予了我们相似的模样,却给了我们不同的内心,有人身处洁白,有人沦为不堪。

我向往洁白的蜂蛹,它充满蛋白质和多种矿物质,过油以后,表皮酥脆金黄,里面的液体像蛋清一样遇热变成固体,满是能量,肆意芬芳。

再也经不住诱惑的我扛起竹竿,准备把石崖下的胡蜂窝挑下来。旁边的铁锅热油已经沸腾,仿佛在为我的行为欢呼!

手起竿落,惊慌中我只看见蜂巢微微一震,无数胡蜂奔涌而出!它们身上是否装了热感应仪?为什么对我进行了定位?我怎么感觉头皮有点痛,还有我的脸怎么了?我在哪里?为什么有人看见我像只狗一样在地里打滚?

蝎子

厌倦了胡蜂的群殴,我选择单打独斗!我盯上了离群索居的蝎子。

蝎子的毒液可以制成珍贵的药材,尤其是野生蝎子,药用价值很大,尽管有很多人捕捉,但是由于蝎子的繁殖能力比较强,所有蝎子数量不会变少。

蝎子一般夜间活动,捕捉比它小的昆虫为生,白天一般老实的趴在石头底下休息。我很快就在一块大石头底下发现了一只蝎子。

蝎子可以泡酒,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蝎子可以炸至两面金黄。其味道酥香适口,掺杂着淡淡的泥土味道,那真是大地的味道!言语没法形容,没吃过的人更无从体会。简单说:吃过蝎子的人,都说蝎子好吃!

人们告诉我抓蝎子要捏住蝎子的尾巴,这样能控制住它的毒针,防止被刺到。但我觉得明知它的尾巴有刺,还冒险去触碰,是很不明智的;大部分被蜇的人,都是抓蝎子尾巴造成的,我非要抓它的头。

一顿操作猛如虎,最后我仿佛听见蝎子说:回首,掏!走位,毒针一出,你看不见洒家!

毒液散发的疼痛,不仅会从手指肿到手臂,还会让人掩面而泣。。。

不说了,都市累啊,乡村更累啊!

首页社会